安林檎/炎天眩日
喜欢的昵称是“安安”
我佛慈悲,生气再说
乙女产出多,爱好是爽了文就跑
但也没多到哪去
懒洋洋的拖延症
记性也不太ok
tag是唧唧歪歪用的
我爱黑桶太太一万年.jpg

这只是一篇一期婶

注意!

审神者有名字有设定
对没错又是爽文
这会是水无月流本丸

“我是一期一振。粟田口吉光手中锻造的唯一一把太刀。藤四郎是我的弟弟们。”
水无月霰不知道自己是不是同事口中的“欧皇”,但她看到那个留着水色短发的男人鎏金色的温和双眼时,她觉得自己运气应该不差。

“一期一振——是吗?”水无月霰向年前刚刚显现的扶桑神伸出了手,“霰,可能是个麻烦女人。日后作为你的主人还请多指教了。”
“……其实您不必多礼的,我是您的刀剑。”一期一振愣了一下,但还是回握了水无月的手,“您的所有意愿,我都不会有任何意见。”
“上一个对我说这个话的大概是长谷部,一期先生。现在他和山姥切几乎每天都被我气到胃穿孔。”水无月霰神色散漫道,随即就这么顺着被一期一振拉着的手牵了回去,不等他消化她话语中的信息量便将他拽出了锻刀房。
“主殿……我们这是要去哪里?”
彬彬有礼的付丧神被他年轻的主人的动作弄得摸不着头脑,身为主公的女人头也不回,只是相当模糊地丢下一个答案,完全没有停下的意思的拽着一期一振向前疾走。
“当然是去见你的弟弟们啊,一,期,哥。”
柔软的发丝随着她的动作左右摇晃着泛着得意的光,不禁让一期一振开始思考自己来之前弟弟们究竟是怎么闹腾这位年轻的主上的。

但过了几天一期一振就知道了水无月霰对她说的那句“几乎每天都把两振管事刀气到胃穿孔”是什么意思了。
身为审神者,水无月霰实在不是什么尽职尽责的人。尽管最后日课都会认真做完,但从赖床到撒泼到为了逃避工作上房顶潜入池塘底,小孩子会做什么,水无月霰都会每天日课似的做个遍,直到短刀和胁差们仗着过人的机动与侦查把她逮下来才消停——哪里是弟弟们给她添麻烦,小短刀们甚至是各方面都在照顾这个一刻都停不下来的姑娘。
时间久了一期一振总觉得是不是她的日课单真的长这样。样貌年轻的付丧神看着演练记录上清一色的完全胜利与每日完全完成的日课单百思不得其解,最终忍不住还是趁着自己是近侍时,在递交文件时向她提问,“主殿,您明明日课做的也很认真……为什么您还是要那样逃避工作呢?”“啊?啊,那个啊。”水无月霰接过文件瞟了一眼随手塞进了文件夹,扔给了一个让温和的付丧神都无语凝噎的答案,“一期你不觉得长谷部那副表情特别好玩吗?山姥切追上来想主动开口但是又不知道怎么说的样子也相当可爱呢。”
……胃疼。

“嘛……大将平时就是那样,她的情况跟我差不多,也是在战场上待了很久,没怎么学所谓的大家闺秀的礼仪……太奔放了也没办法。”身为初锻刀的药研藤四郎对于自己的大将是这么个德行也是相当头疼,但他也只能尽可能安抚自己初来乍到的兄长,“总之,如果大将给你添麻烦了的话来找我也是可以的,一期哥。因为她有时候也是会给我们惊喜的……你可以相信她的。”

直到那一天之前,一期一振一开始都没有深思过药研这句话的含义。

“‘未来投放的历史保护者’——是吗?”
——女人在他们身负重伤的时候,擎着她自己用的大太刀站在检非违使面前,把她的刀剑护在了身后。
“管你们是哪儿来的……你们都要在这儿给我变成废铁!”
_tbc_


为何刀剑出阵一次全员重伤而归?审神者被迫出战究竟是政/府的失职还是自身的怠惰结出的苦果?
不知道,我只知道我卡了【………】

水无月霰后期会有婚姻要素还会有孩子
这个设定不写出来的话搞不好又双叒叕会刀,先把自己赶尽杀绝【…】

评论
热度(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