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lag❀炎天眩日ζ

是安林檎呦!
叫Kageko也没问题!
现蹲刀男,土方冲田药信药推
主乙女向但乙腐通吃
对陌生人安静的像个鹌鹑
但是如果能顺利说上话的话会发现是个话唠
梦想是能在狮子王的鵺的毛里面窝着睡一觉,因为觉得会很治愈

发完了熬夜的药审之后想着练小夜的时候把刀装碎出十个的空位置了就去走个十连,日常让极药哥搓结果一串绿的还坏了一个……
“……你是不是生气我又熬夜弄作业了对不起今晚我早睡”
这么小声的自言自语了之后搓了三个一发一银两金

……你怕不是在给我下套,心机刀

无题-1【脑洞堆积】

!!!!注意!!!!
刀审向,每把刀对应的审神者设定均有微妙差别
我流本丸刀剑
估计有点微妙的玛丽苏

这篇审并不知道自己近侍正看着自己的一举一动【…】
ooc保底【…】
以上没问题的话祝您阅读愉快

她又通了半个宵,画她的破作业。
说到底,越是粘人的孩子反而越是会沉稳面对孤独的吧。
她轻手轻脚地把满桌的针管笔草草收起,把吹了半宿的电扇的插头从桌子底下的插座上抽掉连带着转换器一股脑儿都给扔到供休息上铺。
“Yes!!”爬上床的女孩子想个笨蛋一样小声的欢呼,倚在一旁的墙边上的大男孩都不知道她在欢呼什么。
溜过了兄弟的催促?逃掉了父母的疑问?可是她明天还是会困啊。目睹了女孩再次为了上厕所和给充电宝接上电源而嘀嘀咕咕的爬下床,又拧开水龙头折腾了一通睡前的洗漱的全过程的药研藤四郎觉得脑壳疼——已经三点半了。
“远征……确认,锻刀……确认,”全然不知自己近侍正蹲在自己床头横栏上面无表情的看着她的女孩又双叒叕点开了游戏确认队伍活动,“大家也都去睡了……好的”“杵子太厉害了吧每次都给我带大个儿的小判箱……发横财了”“药研好贼诶净在高经验点抢誉”“一期哥你非要我求你才搓金刀装吗金投石都是你弟弟用诶”一类自言自语的话自然也一个不落的进了面无表情的男孩的耳朵。

如果大将看得到他的话,应该就不会这么嚣张了吧?他如此想着,抬手轻抚终于舍得合上眼睛睡觉的女孩的额发。
……不过换个思路可能会被赶出去也说不定。
他抬头瞟了一眼隔壁与对面的双层床上睡的正香的她的舍友。
她现在看不见他,就像她根本不知道其实她的床头架除了她晾着的内衣裤还挂着一套沉重的护甲,衣柜里其实也有着一套叠得工工整整的绀色制服一样。

她喜欢药研,很喜欢。
她喜欢着他的可靠,喜欢着他的强大。因为她自己一点也不靠谱,还总是让别人担心。她唯一靠谱的可能就是打游戏的时候是个很肝的审神者,一天能飚几百战的神奇存在——明明是个连作业都经常卡死线的人,却能把游戏的日课一个不留认认真真的完成。
她不知道,她的喜欢变成了强大的执念,让药研藤四郎真的来到了她的身边,把原本只是因为兴趣而购买的木刀“药研藤四郎”真的成了她的护身刀,他也变成了附在御守上默默保护着她的守护神。
荒谬而神奇的,他就这么来到了这个不靠谱的她的身边。



其实感觉这个更适合画出来但是我技术太差画不出感觉🔫
以及小姑娘一觉睡醒发现自己的凳子上坐着个自己熟悉的不行的穿着白大褂的大男孩在睡觉会很刺激【你妈】

这位审神者其实是按照自己的现状写的,和另外一个打算写在系列中的审神者不是一个人……结果没想到那个卡了这个先发出来转换思绪用了【…】
其实我觉得真按我现在的德行写药哥得气的胃穿孔【呸】
嘛……虽然感觉都是成年人了感冒药剂量还吃错最后导致将近一礼拜都在犯困,换谁都得气的胃穿孔,太丢人了退群吧【…】
卡文和卡设计作业都太痛苦了……想要药研哥的抱抱【做梦】
想睡觉【…】

占tag致歉但是我真的很在意……??
有同事遇到这种情况吗??在演练打出来的伤会留下这种!
我确定是打演练不是溜达七图一圈回来!索敌图我吓得直接关后台了没截但是队长也是重伤……
虽然退回本丸一下就没了但是还是吓到了……cxhhdddjfvvviuxfuddf这如果是bug的话也太吓人了!!愚人节在明年还早的啊!!

一副直播发疯的样子.jpg【wait】
可爱死了……!!!!
太太都是神

源氏的呆毛🍋:

睡前摸个小信浓x


——这条更新就删——
一半剧透一半自家药研哥
Ka·累死了累死了·ge·不干了不干了·ko
安·太多了太多了嗝屁了嗝屁了·林·溜了溜了算了还是继续写吧·檎

备忘录里头一大半的乙女向还有点腐都只开了个头……药审还是联文来着itdgkkcmbchvmcchhx钻进粟田口部屋逃避现实
【药&信:但是您就是钻进锻刀炉也得写完啊大将【您真钻了我们还得把您从炉子里捞出来……】】

药研哥极化的语音,最喜欢的就是那句“就算你想,我也不会让你自杀的”……温柔无效的情况下强硬手段对于持续崩状态的人也会有奇效
鹌鹑似的蹲信浓极化,母鸡似的带着退退练级,等他毕业了就亲亲他的小脑门儿送他出去玩

话说开学沉迷睡觉去了的是不是只有我一个……还是不分昼夜的睡,白天睡了晚上瞪天花板那种
完全没法融入宿舍,两个人打王者荣耀一个人对游戏没兴趣剩下一个自己兼职审神者的情况下,闺蜜去了异地,就剩自己一个凄凄惨惨戚戚的翻来覆去倒作息
同宿舍的在开玩笑的时候说“谁今晚十点之前不睡觉谁是猪”的时候都会特意的被说上一句“除了你除了你”是不是混的惨了点儿
唯一的进步是,开始学会忍起床气了。因为宿舍里的人哪个都没有熟到我发起床气能就那么翻篇过去的

话说我好像本职是个画画的为什么挖的文坑这么多……

想和谁撒娇一通后就那么窝在他怀里睡一晚上,能是药研或者信浓或者一期哥就最好了……白日梦.gif
睡觉吧睡觉吧梦里啥都有,抱紧了我凑了50刀账的的本丸

凌晨的瞎叨叨

没有vip的失眠穷婶婶身残志坚的一边摸鱼一边啃完了修仙同事们的活击截图,虽然知道就常识而言【?】兼先生肯定不会真劈了堀川,但是真的看到堀川带着他救下的小姑娘走了的时候还是松了口气……虽然还是扎心

对堀川国広这位付丧神有了不知道算不算跑偏的心认知……除开乙女向的情况,他的心里大部分的位置装着的可能就是希望能够好好辅佐和泉守兼定和缅怀土方岁三的心情了吧。
突然就想起了之前有个爹【…】写的对堀川相当深刻的解析,但是现在看看反而有的地方开始变得……细思极恐了

设定成近侍之后他开始直接用“兼先生”称呼和泉守兼定……但是真的是对审神者从疏远到信任的转变吗?
虽然不知道这个用词是不是有些过激……但是结合一些台词,个人对堀川的印象,除了花丸的体贴与细心,反而多出了一丝微妙的……“影帝”
在之前与陆奥守一同混入流浪武的据点的时候就是,面对武士对服饰的疑惑几乎是一瞬间就反应过来站起身向他展示,马当番台词也是,一开始也是很为难,但看最后的语气显然是和泉守兼定被这个搭档反将了一军才会说出“你背叛了啊国広!”
……听起来中间的过程应该是相当强硬了
对刀上心一点的审神者还好,但是稍微公事公办一点的审神者,或者是花丸婶那种半放养态度的审神者,真的会每次都特意提醒这件事吗?或者说从一开始这句话其实就是堀川让和泉守无话可说的一个措辞?
……虽然可能是胡思乱想,但是真的把这些东西放在他有着乖巧的大眼睛的脸下面,就会觉得,这个付丧神……很可怕。

可能他对审神者的态度是演出来的,甚至可能他对他的兄弟的态度都是演出来的——因为堀川国广的长度的缘故,他可能是国广中的赝作,但因为佐证不足这个观点暂时只存在于猜测,再加上让他显现的逸话来源是土方岁三,所以比起粟田口和左文字甚至是三条,他与兄弟们的关系可能会有些疏远

但是他对和泉守兼定的情感可能是最真实的了。

堀川的语音里相当有活力,并没有像被被总是提及自己是仿品那样的去说自己可能是赝作的身份,但是他真的不介意自己可能是赝作的身份吗?
从他的大部分手合语音来看,他都在拼命的去学习,长曾祢的语音则是一语道破他对自己的定位基本上就是一个辅助者而非主角,而他成为付丧神后辅佐的对象,是他一直以来以他的助手的位置自居的和泉守兼定。
和被被不同,他是在行动上自卑,因为自己可能是赝作,所以自身肯定会与其他人有差距。因此堀川在时间的磨砺下练出了相当强悍的学习力。
就连脱离队伍,他都是“为了保护兼先生想要保护的历史”。
他对和泉守兼定抱有的感情绝非是助手对他的辅佐对象,却也不是单纯的爱慕。
他为了和泉守兼定甚至做到了替他沉入海底的地步。

“堀川国広存在的意义是泉守兼定”,设身处地的思考了之后得到了这样的有点奇怪的结论,但是总觉得放在这个角色里确实会是这样。
关照着他,陪伴着他,把他的助手的身份骄傲的挂在嘴边,帮他缓和与同僚的关系,甚至为了他背叛现主。

做个大胆的猜测。
曾经他学习这些东西是为了土方岁三与与泉守兼定两个最重要的人。
现在是不是为了和泉守兼定,顺便为了现在的主公呢?

好困还是不叨叨了【…】
所以说他们俩的关系真是……真的说不清楚了
不是恋人也不是单纯的搭档,互相扶持互相关照,从一个表情就能看到对方心中所想,心里全都是对对方十足的信任……就算是短暂的背离,也知道对方的刀绝对不会就这么劈在背后。
是建立在爱慕与亲情之上,更无法描述的情感吧。

困了困了去睡觉【…】睡醒了杠文zzzz……

中元(刀×審,微信濃審傾向)

  注意!!
  乙女向
  戲份大概是審神者>信濃>其他刀
  審是自家設,具體設定我之後再寫【……】现在的当做刀×你也勉强能看?
  意識流可能有,偏心肯定有【喂】
  上面都這樣了怎麼會不ooc你說是吧【你閉嘴】
  
  !!!!!【高亮】本篇的小私設!!!!!
  概括來說大概是審神者以為自己只是在玩遊戲,但實際上本丸卻是真實存在的,並且知道主人是什麼長相的設定。
  刀劍男士可以以付喪神的形態在本丸與現世中穿梭,基本無法影響現世人類的行為並且無法被普通人看到,但可以對非常規事件【即同為靈體的妖怪及鬼魂造成的影響】及器物【即可以拿起杯子,但在普通人眼裏看到的景象就是杯子自己飛起來】造成影響。被審神者的靈力主動影響後可以擁有實體並對現世造成影響。
  刀劍男士不能主動向審神者披露身份,否則將會被剝奪穿梭在現世和本丸間的資格。
  每個本丸的審神者都能看到自己本丸的刀,但因為某些影響無法記住長相,因此多半都不會將自己看到的人和自己在“遊戲”中所收集的刀聯系起來。
  但是也是存在想得多的審神者的。
  
  “中元”衹是作為我想發神經寫寫鬼節的一個背景……其實和正文完全沒有關係

  以上閱讀完了都沒問題的話
  ↓↓↓Go!↓↓↓
  
  
  
  
  
  
  
  
  
  
  
  
  
  
  
  
  
  
  
  
  
  
  
  
  
  
  
  
  
  
  深夜,下了晚班的她走在連接公交車站與她的家之間的小路上。
  她不是怕黑的女孩,但她也不得不承認,在七月半這種“大好時節”的深夜独自一人走在路燈故障的夜路上,甚至連吹過的風都很有氛圍的帶著陰森森的氣場……身为发散思维相当强悍的年轻女性,她還是被自己的胡思亂想嚇到了。
  
  快點回去吧。她這麼想著,加快了腳下前進的腳步。
  儘管她其實早就注意到了身旁飄過的幾團白影,也聽到了朦朧而滲人的桀桀笑聲,她甚至感覺到了什麼東西高速移動所帶來的勁風撲在臉上。但她卻完全沒有停下,而是向著小巷深處更快的前進。
  因為她知道,巷子的盡頭是她的家,是只屬於她的最安全的避風港,也是什麼妖魔鬼怪都無法染指的夢鄉。
  
  但是她很快也注意到了不對頭——巷子在未被察覺到的某個瞬間,變得無比漫長。她試著在行進的同時、一邊說服自己只是走路速度慢了點而已,一邊瞇起眼睛看向她印象中的小巷盡頭。
  但能夠映入她眼底的卻只有滋生起了更深的恐懼的黑暗。連遠處的路燈發出的昏暗光線,不知什麼時候,也沒入了令人膽寒的黑暗之中。
  她不敢停下,因為她根本不知道停下會發生什麼。所以即使雙腿因畏懼而打顫。她也沒有因恐慌駐足。
  她不敢回头,因为她根本不知道回頭會看到什麼。所以即使眼仁因緊張而發抖,她也没有因好奇轉頭。
  她仍然撐著向前走著,即使其實她緊張得想哭。
  
  但是她卻不可能塞住自己的耳朵。
  桀桀的笑聲仍然夢空的迴蕩在小巷中,還混著什麼人相當有氣勢的低吼聲音。
  她竭力安慰自己是聽錯了,最近的工作壓力太大,她需要休息。
  但她很快也發現了這句她編給自己聽的謊言有多麼單薄無力。
  
  “笑一笑吧,莞爾的。”
  她從模糊的笑聲之中聽到了這麼一句模糊的話語,緊隨其後的,是什麼東西被刀刃毫不留情切開的輕響。
  
  這種情況怎麼可能還笑得出來啊!!!她在心裏大聲的反駁道——畢竟是深夜,也並沒有什麼遭遇傳說中的鬼打牆的經驗,如果呐喊出來的巨大聲音影響到了住在巷子兩旁的鄰居,以後見面的尷尬可想而知。
  但她到底還是普通的女孩。精神上的壓力使她不僅停下了腳步還產生了破罐破摔一般的回頭打算,正準備偏过头時她卻突然感覺到了自己衣服的下擺似乎被什麼拽住了。而且扯动的动作撒娇一般,重复了两三次。
  
  “帶她出去的任務,就交給……吧!”
  她聽到略顯稚嫩的聲音在自己的耳邊響起,說出了一句保證似的的話。
  
  交給誰?
  因為那聲音就如同方才的笑聲那樣模糊,所以她並沒有聽得有多麼真切。但她卻因為這個模糊的聲音感到了莫名安心,哪怕她對發出聲音的輪廓並看不真切,但她的心卻是實實在在的得到了安撫。
  她冷靜了下來,重新將實現落在了面前的路上。哪怕其實此時她還沒有完全脫離她所預想的危險,但她也完全擺脫了方才驚慌失措的狼狽。
  
  她因這份直覺而選擇了相信他。
  她向著自己的面前點了點頭,表示會乖乖地跟他走。即使說話的人的外形在她的眼裏,只是一個有著柔軟紅髮與翠色雙眼的,比她還矮上了幾分的男孩。
  男孩似乎對她願意把頭扭回來而不是執拗的去看背後的景象感到相當滿意,他掂起腳把手伸到了她的頭頂,而她的頭頂被他的手觸碰到的地方也真切地感受到了來自對方手心的溫度。這個感覺一瞬間她感覺自己仿佛回到了幼年時期,功課作出了相當優秀的成績後,來自父母與長輩的表揚便是如此落在她的腦袋上的,熟悉的溫柔与溫暖。
  
  “我可是大人啊,把我當作小孩子對待算什麼啊。”儘管她清楚可能自己根本得不到回應,但她還是忍不住開了口。
  “但是大……妳明明還是一副很需要幫助的樣子啊,而且這裡也不是您……她一個人能走出去的路。”男孩似乎感到不太高興,鼓著臉頰向她反駁道,緊接著他拉起了她的手,“要走咯!妳……可要跟緊我哦。”
  
  說實在話,他生硬的稱呼讓她稍微有些在意這個男孩真正想稱呼她什麼。但此時顯然不是詢問這個的時候。
  她再傻也看出來在這種情況下能出現在這裡還能淡定的和她說話的男孩肯定不是普通的男孩子了。所以她選擇把好奇咽回了肚子,點點頭跟在他身後。
  
  他的確不是什麼普通的男孩。她跟著他的步伐慢慢走著,很快便注意到了遠處重新亮起的暖橙色的路燈。
  同時她也覺察到了男孩緊張地抓著她的手的指尖緊繃著的力度,和他沒有拉著她,卻始終扶在腰間的刀柄上的,指尖套著鋒利指套的左手。
  她隱約能感覺到他所保持的是備戰的狀態。
  
  是在緊張什麼嗎?她忍不住想道。
  但她仍然是問不出口的。
  
  “到了哦!”又稍微走了一段距離後,男孩停了下來,指著前方的不遠處說道。
  她立刻注意到,自己緊咬著牙關前進了不知多久的暗巷盡頭,此時已經近在眼前。
  “非常感謝……”在過去各式都市傳說的影響下,她對自己沒有成為靈異事件的嶄新犧牲者之一的結局感到相當慶倖。在說出感謝的話的時候,她卻又注意到了男孩臉上晃過的一瞬間有些為難的神色。“你……還好嗎?”
  “那個,可以讓我鑽進你的懷裏嗎!一下就好!”對方像是下定了什麼決心一般在猶豫了一下後突然開口,說出的話確實讓她陷入了猝不及防的愣神中,“誒……?是指,想要擁抱嗎?”
  “不,不答應也沒關係……畢竟太突然了,也是我沒忍住,抱歉……但是真的,想要抱一下您……一下也好,對不起,嚇到您了吧。”男孩顯然是被她的反應弄得也有些措手不及,立刻就開始了亂七八糟的解釋,語氣中滿滿的盡是不希望她誤會,卻似乎是因為緊張的心情而被攪得更加不知道從何開始解釋,敬語和表達歉意的詞語混雜著,說到最後居然還出現了隱隱的委屈,與方才拉著她穿過了小巷的小大人驟然判若兩人。“畢竟是好不容易才見上一次您……”
  她不是什麼反應遲鈍的人。男孩緊張的神色明顯是不希望她做出什麼討厭他的舉動。
  
  像個孩子,或者說這才是他符合自己外表的樣子。
  莫名的可愛讓她不由得笑出了聲。
  “可以啊,只是擁抱的話為什麼不可以。”她笑著這麼說道,向著男孩展開了懷抱。
  他和她不是第一次見面,她不知為什麼就有這樣的奇怪感受。因此她願意向他展開懷抱,不論是為這奇怪的直覺,還是為了感謝他把她帶離了丟命也說不定的險境。
  
  男孩顯然沒想到她居然會在他這麼一通越抹越黑的解釋後還能欣然同意他這個有些不講道理的請求。在幾次用小心翼翼地眼神向她確認後,他像是得到了糖果的孩子一般地就跳進了她的懷裏,在抱緊了她的腰的同時甚至還把她撞出了個小小的趔趄。
  真的就是個孩子吧,她輕撫著他的腦袋這麼想道。
  
  “承蒙照顧了。”在對方終於因為滿足於擁抱而鬆手的時候,她向他微微鞠躬,卻馬上又被他扶了起來。
  “您不必對我這樣的!雖然是不能說的原因……”他似乎有些糾結,但最終還是沒有把他口中的原因說給她聽,只是保持著對她的敬稱開始了催促,“您快回去吧!已經很晚了!”
  
  儘管還有疑惑,但她還是很聽話的點點頭便轉身走出了小巷。突然迎面吹來了一陣不那麼陰森的風讓她突然很沒理由的便回過了頭,映入眼簾的事物卻是讓她一愣。
  
  小巷內的路燈仍然發出著昏暗的燈光,即使只是苟延殘喘般的微弱光線,卻仍然是亮著的。
  巷口則如同她所料想的那般,空無一人。
  
  ……果然還是先回家吧。
  她抱著這樣的想法快步奔上了樓梯,迎接她的是等候了她多時,甚至已經打算下樓尋她的母親溫柔的責備。
  她嗯嗯啊啊的應了兩聲,給了母親一個擁抱強行制止了她繼續絮絮叨叨以至於讓她拖到天明才睡。簡單的悉數過後她換上了睡衣,蜷縮在床上點開了熟悉的圖標。
  
  遠征就拜託你們啦,晚安。
  她自言自語似的輕聲說道,點下了遠征開始的圖標,隨即熄掉了手機的屏幕,在被窩裏縮成一團閉上了眼睛。
  
  
  
  
  
  
  在她看不見的地方,幾個男人圍坐成一圈,悉悉索索的交談著,有無奈的責備,也有安下心來的感慨。
  “所以說主人還真是遇上了不安分的幽靈嗎?真是……”壓切長穀部相當懊惱的抱臂扶額道,“要是我能夠去保護主人……”
  “停下,長穀部,你忘了我們最近因為要去完成池田屋的任務,得到了練習的只有短刀和脇差,打刀以上長度的刀劍男士都只是順帶而已嗎?”藥研藤四郎抬手摁住了過分在意主人的打刀的肩膀讓他冷靜一點,“一整年裡牠們能夠鬧騰的也就只有今天一天而已,已經過去了應該就沒什麼大問題了。”
  “但是主人孤身一個女性也太……!”“但是夜戰也不適合長穀部吧?打刀以上長度的都很不合適。”壓切長穀部似乎還想再說些什麼,卻被綠髮的脇差打斷了,“每天都會有個不在她隊伍編成之內的夜戰小隊去送她回家的,安心吧。”
  “對!退治幽靈什麼的我們還是可以做得很好的!”堀川國廣隨手塞給了長穀部一杯溫水,跟著也拍了拍他,“就算真的有流氓一類的,我們裝神弄鬼一下把他們嚇跑之後再把主人送回去也沒問題的!”
  聽到裝神弄鬼這個詞,在一旁安安靜靜的看著他們說話的五虎退突然也怯生生的開了口,“說,說起來……今天青江先生,好像真的斬了鬼的樣子……”小男孩白皙的臉上滿是敬佩,淺黃色的眼睛裏也因為興奮而微微閃光,“很,很帥氣……!”
  “五虎退以後也能做到我這個程度的。”笑面青江笑著揉了揉小男孩柔軟的白髮。
  “嘛,不管怎麼說,主人平平安安的回去了,這次任務就算完成了。大家也都辛苦了,收拾一下就去休息吧,也別耽誤了明天的出陣。”燭臺切光忠拍了拍手,結束了這個短暫的話題便起了身。“大家都幹的不錯。”
  “話說……信濃呢?他剛剛好像是負責了把大將帶出那個鬼結界的吧,人呢?”待他們互相道了晚安後,藥研藤四郎起身時才突然想起了什麼,左顧右盼著尋找起了自己兄弟的身影,最後微微地皺著眉,把倉鼠似的在會客室角落縮成一團的信濃藤四郎提了出來,“怎麼了?撞到什麼地方了麼?”
  待信濃轉過頭來藥研才發現自己家兄弟的雙頰都染著顯眼的紅色,眉頭不禁皺得更緊。“……受涼了嗎,信濃?”
  “沒……”信濃搖搖腦袋低下頭,一副心不在焉的模樣,饒是藥研看著也有些束手無策,但知道了他沒有不舒服也是放心了許多。“如果沒有受涼的話就準備一下去睡吧,不要影響了明天出陣的狀態啊。”藥研一邊說著,一邊揉了揉弟弟垂下的腦袋。而信濃卻是在這個時候突然沒頭沒腦的就開了口。
  “藥研,大將的懷裏,真的很溫暖……”信濃抬起手攥住了自己的圍巾這麼說道。他仍沒有抬頭,只是盯著地板眼神渙散的發著呆。
  “但我們是為了保護大將才去現世的,信濃。”藥研看著他的模樣,立刻就知道在現世自己沒看到的地方發生了什麼,“要以保護大將為前提,知道嗎?”
  “這個我還是知道的啦藥研!”紅髮的付喪神這才反應過來自己好像被當作小短刀們對待了不禁有些置氣,“我只是覺得……要是能離得更近一點就好了。”
  “但是主動告訴她你是她的信濃藤四郎會被消除掉來去自如的能力,你是知道的吧?”藥研歎了口氣,抬手點了點弟弟的額頭,“別胡思亂想了,快去睡吧。”
  “……我知道了,晚安,藥研。”
  “晚安,做個好夢。”
  
  
  
  
  
—————————————————————————————
  你們歡度七夕我開心過中元【呸】
  寫到後面cp向就越明顯了,所以說偏心什麼的……
  自己本丸裏的年齡設定是藥研是所有粟田口中僅次於一期一振和脇差雙子的哥哥的存在,信濃因為是不諳世事的秘藏子而經常受到藥研的照顧,所以藥信的關係相對親密
  在這個設定中長穀部和燭臺切二人組負責接收審神者從現世發來的消息並安排出陣和內番任務,包括鍛刀在內的事務全都由兩人操辦【等國服實裝了我也撈到了巴主任就會擴充成三人管家組【?】】,當日近侍負責協助。可能會有別的審神者設定再繼續用這個設定寫……嘛但是不知道產出日是什麼時候就是了【……】
  大概就是以上了,不過這個信濃審應該會是一個大系列……鬼知道我要寫多久的那種大系列【……】
  可能之後會偷偷摸摸修改【……】
  私心加了个信浓的tag希望不会被打【…………】
  
  總之感謝看到最後的你!
  請多指教!

大龄少女玩沙子【呸】
一个小时的作品有点微妙的丑丑……
但是以后审神者结业了,看到这个应该还是会很惊讶吧
“我也这么认真的喜欢过什么啊”什么的

慢悠悠的肝
信浓可爱,想抱抱想揉揉想举高高
所以来之前也要铺垫一堆【你磨叽的理由真是清新脱俗】
翘首盼望国服小信浓的极化
限锻结束了也没有锻出小祖宗还归了团,我还是比较适合抱着秘藏子养老

跑个自个儿家信浓审条漫里的一p信浓草稿……被可爱到了
婶婶也是个从小被当做公主……和金丝雀一样,被很小心翼翼的养大的秘藏子
因为家里以“为你好”为理由的管束太多而有些叛逆的小姑娘,刚刚成年
身体超级不好,大的情绪波动都会倒下,跑出来当审神者其实是为了反抗家里过多的“爱”与对未来的安排……或者说逃走也说不定
性格其实很弱气,不擅长反驳与拒绝别人,泪点很奇怪,容易哭但不会在家以外的地方哭,工作时在刀剑男士面前会表现的像个家主一样,休息时间则会在不让自己倒下的前提和他们小打小闹,把刀剑男士当做了血亲以外的亲人
是家族的长女,因此很多事情都会想的很周全,但相对的如果情报不足就会出现计划崩盘的情况
很在意别人的感受因此经常委屈自己
在学校有被欺负的历史,但只是默默的承受,在长大后“明明没有做错什么为什么那个时候要欺负我”成了奇怪的泪点之一
除了家人和什么人都很少打交道,因此不善交际,特别特别不会主动和别人说话。但意外的和远亲的表哥及其一些亲友关系很好,这也是仅有的非亲属人脉圈
谈过恋爱但是跌宕起伏最后还是分开了,条漫画的就是这一段……突然就有种我会是草稿流的预感【…】
身长155的小只婶婶,丢在短刀堆里没什么违和感,所以与短刀和胁差关系很好
一开始很腼腆但熟悉了之后会开朗很多
意外的也会有一点任性的时候
虽然应该不会在作品中出现,但婶婶对刀男介绍时使用的伪名是【安诺】

秘藏子真好啊,我指信浓
婶婶的介绍可能会修改或者单独发也说不定……
灰庭的坑我缓缓再填……

虽然有点不抱希望,但是有点想和同事们互动【你这么懒癌怎么可能有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