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林檎/炎天眩日
喜欢的昵称是“安安”
我佛慈悲,生气再说
乙女产出多,爱好是爽了文就跑
但也没多到哪去
懒洋洋的拖延症
记性也不太ok
tag是唧唧歪歪用的
我爱黑桶太太一万年.jpg

你不妨试着爱上一个sherbet【灰庭前辈全员段子1】

#跟个晚风玩玩这个陈年梗,估计ooc是定了的凑合看吧【…】

你不妨试着爱上一个Sherbet。

生而为神而战死而永眠梦中,他总是毫无顾忌的独自面对着恶魔,即使孤军奋战嘴角的微笑弧度从未下滑丝毫,只会在发出一声嗤笑后向着敌人挥起手中的剑,因为他才懒得去清点数目。
在你眼里他永远都是自信的,只是手中的冰刃随着时间的推移已经无法估计究竟染上了多少次鲜血。

他总是很喜欢恶作剧,有时会是在突然陷入被捂住眼睛的黑暗后听到男人略带轻浮的语气说出的“猜猜我是谁怎么样我的小天使”,有时也会是手中忽然出现的一朵剔透的冰玫瑰和天知道是信手拈来还是思考许久的一句情话,当然说不定也是在你沮丧之时他难掩脸上的担忧,将一盒他最喜欢的酸奶放在你手中,随后轻轻的捏捏你的双颊,告诉你有他在一切都没问题。

他会精确的计算你的生理期——虽然得知了这一点后你说了他一个星期的变态,但不得不说精准度比自己的还好。他会在那几天的时间里离你远远的生怕你因为他肚子疼到打滚,毕竟温度是你们之间唯一的隔阂。但一旦结束了你不用说他就会来到你身边揉揉你的发顶,说上一句你辛苦了和我回来了,并且将你最喜欢的点心塞了你满怀,即使分明战争时期那些东西稀有的很。

但即使是这样他也是很不省心的,这点他无论如何都掩盖不掉。毕竟曾经被那位操纵着碧青火焰的恶魔伤到几乎动弹不得,只能被Rigatona小姐骂骂咧咧的背回来的前科还在那儿摆着呢,但他仍然笑着,伸出手轻轻揩去你因为担心和紧张而落下的眼泪正想出声安抚,却又突然失笑——“哎呀,我忘了手上有血,把你的脸弄脏了。”

他会在天冷的时候取下自己的围巾一圈一圈的绕在你的脖子上,开玩笑的和你说小姑娘挨冻了会长不大换来你一句流氓;他会告诉你他在战场上遇到了什么样的敌人,绘声绘色的讲述他如何死里逃生险胜对手然后挨上一顿你的拳头;他会告诉你一个又一个这个被硝烟填满的世界里一个又一个也许是他现编的也说不定的童话故事,用你最喜欢的柔和声音将偎在他胸前的你哄入梦乡;他会将自己变得越来越强大,成为你在乱世之中唯一的依靠,让你不再因恐惧死亡而再惊醒于梦中。

他愿意用他的命把你和战场上呛人的血腥味永远的隔开,因为他觉得你不应该沾上那样恶心的味道污染。
哪怕最后所他能给你的,只是一个沾着血迹的冰冷的吻,和一句抱歉。

他也许真的很会说谎,因为从他的微笑上从来就看不出他的想法。
但他唯一不会说谎的,是对你说的“我爱你”。

你不妨试着爱上一个Sherbet。

#越写越觉得自己仿佛在打广告卖自己男人,捂心口【…】
#看了看自己去年的介绍脸真疼……改天重写一个
#垂死病中惊坐起写完了第一个,下一个……啊……躺回去【您妈】
#感觉自己坑好多,慢慢填,慢慢填【…】
#虽然高三时间开始变紧了……不知道要用多久呢,不过填一铲子土是一铲子土
#总之是kageko,请多指教☆

评论(8)
热度(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