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林檎/炎天眩日
喜欢的昵称是“安安”
我佛慈悲,生气再说
乙女产出多,爱好是爽了文就跑
但也没多到哪去
懒洋洋的拖延症
记性也不太ok
tag是唧唧歪歪用的
我爱黑桶太太一万年.jpg

眼罩组】乘车卡梗

#失踪人口回归系列【你好意思】
#ooc致歉
#我真的不是黑!
公交车到站了。

“嘿!首杀——wodahs真慢!”
最先窜上车的是一个个头娇小的少女——虽然这一站包括她也只有两个人等车。
少女并没有扣上的深灰色外套里露出的国中生标志性的黑色水手服被收拾的相当得体,一丝多余的皱褶都找不出来,身上挎着的书包并没有显得累赘反而衬出了学生特有的青春气息。窜上车的时候和她一起跳跃起来的铁灰色双马尾已经在她着地的同时安定的垂在了她后脑勺的两侧,除了几缕发丝有点不安分的勾在了她脖颈后用铁灰色围巾系的蝴蝶结上以及呆毛依旧精神抖擞的在她脑袋上乱晃。
标准的国中生。无论是装扮还是行事。除了左眼上的半圆形黑色眼罩有点出戏。
但露出的右眼仅剩的右眼也很美丽,就像一颗铁灰色的玻璃珠在阳光下闪闪发亮,眼神中毫不隐藏的情感也是如此。

“安分点,grora。别打扰到别的乘客。”
跟在她身后上车的是一个和少女比起来高大了很多的少年,跟上来的时候顺手揉了揉少女不安分的小脑袋。
少年的装束相对少女而言则低调很多。同样没有一丝多余皱纹的黑色风衣被相当中规中矩的扣上了双排扣,拎着公文包的手不知是因为讲究还是因为畏寒而带着白色的棉质手套,下身则是同样没有碍眼皱痕的条纹西裤和擦的铮亮的皮鞋。比起严谨的服饰浅灰色的头发却意外的随意,甚至某个方面来说和少女相呼应的也翘起了一小撮呆毛以及右眼被黑色的圆形眼罩所覆盖,但气场上却是和少女完全相反的严谨和沉静。
仅剩的浅灰色左眼也相当耐看,颜色如同子弹一般无情却又能感觉到眼波下藏匿着的宁静的情感。

“明明就是wodahs太慢了连我都追不上!”
少女熟练的从书包外层摸出了一张公交卡,想也不想就摁在了刷卡处。

↓请往下拉——










“滴,老年卡。”
……
“grora,你的学生卡呢?”最后还是站在她身后的少年开了口,打破了车厢内的寂静。
“……可能是出门的时候拿错了黑大叔的了,fu*k。”少女面色复杂的瞅着手中的公交卡,瞥了一眼身旁正掩着嘴发抖的同伴有点炸毛,“……wodahs你笑个毛啊!”
“没笑。”少年闻言立刻放下手不笑了,“以及kcalb是我兄长不是大叔,他辈分没那么老。还有,女孩子家家的少爆粗。”
“你管我……等等,wodahs你干嘛不刷卡?”少女瞅着他把乘车卡推回口袋掂起了零钱的手沉默片刻问了出来。
“我零钱有点多口袋怪沉的。”少年闻言迅速给自己的动作找了个理由。
“来来来别客气我帮你!”少女把这个扯淡的理由甩到一边飞快地一把从他口袋里抽出那张被少年推进去的乘车卡,趁他还没反应过来就把卡摁到了刷卡处上。

↓请继续往下拉——











“滴,爱心卡。”
“不用谢我。”少女的声音里掺杂了显而易见的嘲讽和反击成功的愉悦,说完她就找了个空座坐下了。
车厢内依旧寂静无声。

↓还有哦——










“……grora。”再次打破寂静的还是浅灰色头发的少年,坐在少女身旁的座位上相当沉稳的喊出了少女的名字。
然后迎着少女疑惑的目光说出了下一句话:“前几天你不是说牙疼吗。这个星期你就不用吃甜点了,周末我带你去看牙医。”
然后车厢内的寂静就被少女的惨叫声彻底取代了。
“诶诶诶?!!??你住手啊啊啊啊我要吃甜食啊!!而且我不要去看牙医我和牙医八字连比划都不合啊啊啊啊啊!”

♦♢♦♢♦♢♦♢♦♢♦♢♦♢♦♢
#我不是黑真的!!!
#之后被专属的天使长看到了这个,断了一天的伙食【深沉】
#然后现在每次在群里打卡他都指着我说“爱心卡”【深沉】
#kageko心里苦,说着吃了一包奶糖【你】
#下一发是王与骑士【Cranber♂×Kcalb♀】,请注意避雷——

评论(1)
热度(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