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林檎/炎天眩日
喜欢的昵称是“安安”
我佛慈悲,生气再说
乙女产出多,爱好是爽了文就跑
但也没多到哪去
懒洋洋的拖延症
记性也不太ok
tag是唧唧歪歪用的
我爱黑桶太太一万年.jpg

这只是一篇兼婶

注意!!!
因为是想到什么就写什么刀审所以标题成了这样【你为什么这么理直气壮】
目前看起来根本没有主线
因为是爽文所以肯定有bug,日后慢慢改【…】
有刃的性格会略受主人性格影响的设定
审神者有设定有名字
以上可以的话请继续

对了,其实可以当做早恋看【等等】




“不要!不听!出去!!”
付丧神被不讲理的女孩轻飘飘的拿抱枕与玩偶砸出了房间,紧赶在女孩短暂的的尖叫声后飞出房间来的还有一枚电子体温计。
“……这算什么啊……”
夕月林檎恨恨的自言自语,随即又被头晕激得保持不住平衡,软绵绵的就栽在了被褥里。眼皮沉甸甸的把双眼盖了个严实,小腹处一下下涨潮般的尖锐痛感却拦着她的意识不允许沉入梦乡。
正赶在痛经的大好时期,她发烧了。

“所以主人您是又踹被子了吗……”
作为较早到来的几振刀剑,堀川国广对于他们的主人生理期发脾气的周期记得比她自己都清楚——算准了时候差不多到了,他就端着掺了退烧药的生姜红糖水进入了审神者部屋,熟练的把糖水给人灌下去后给她盖好了被子——发热带来的无力感让夕月林檎翻个身都变得异常困难。“您啊,什么时候也该学会照顾自己才是……”
“我知道啦堀川……”夕月像条死鱼一样任由了堀川国广翻来覆去的摆弄,终于躺实了的时候她苟延残喘一般的开了呛,“对了,让兼先生出去远征,加役方人族寄场……在我能起来蹦跶之前别让他回来。”
“兼先生他是又做了什么让您生气的事吗?”
“不是,但是我觉得他看到我这么萎肯定又要笑话我,为了防患于未然先,我的直觉告诉我让他先滚出去比较合适。”
“明白了,等下我就去安排。”


整个新选组刃,甚至是整个本丸的刃都在担忧他们的主上夕月林檎与新选组里的那个臭小子的相处。毕竟来的第一天就能和主人动手的刃放眼所有的本丸搞不好都是他们俩独一无二的……当然,可能是那时其他新选组的刀与歌仙,都因为有点练度而被夕月派出去远征,其他的刃当时也没顾到锻刀房的缘故。
总之,远征归来的家伙们看到的场面,是她们个子小小脾气却爆得可以的主公拿着她常使的那把薙刀的木制仿制品,与同样使着木质的本体仿品的和泉守兼定从手合室内打到院落中的空地里,斗得水深火热。

有了第一次的开头,一人一刃动手便以一种相当理直气壮的态度成了日常——身为某人的助手的堀川国广为此一度十分头疼,身为某人的初始刀的歌仙兼定看着审神者也开始胃部渐渐抽痛。
一个两个都不是省油的灯。

—tbc—
结果第一段兼只活在了近侍和婶口中【…】
其实我发出来也只是因为再不发我估计就忘了我还有这么个坑了……【靠】
写了一堆审神者的设定,回头开人设帖吧我【…】

评论(4)
热度(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