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林檎/炎天眩日
喜欢的昵称是“安安”
我佛慈悲,生气再说
乙女产出多,爱好是爽了文就跑
但也没多到哪去
懒洋洋的拖延症
记性也不太ok
tag是唧唧歪歪用的
我爱黑桶太太一万年.jpg

无题-1【脑洞堆积】

!!!!注意!!!!
刀审向,每把刀对应的审神者设定均有微妙差别
我流本丸刀剑
估计有点微妙的玛丽苏

这篇审并不知道自己近侍正看着自己的一举一动【…】
ooc保底【…】
以上没问题的话祝您阅读愉快

她又通了半个宵,画她的破作业。
说到底,越是粘人的孩子反而越是会沉稳面对孤独的吧。
她轻手轻脚地把满桌的针管笔草草收起,把吹了半宿的电扇的插头从桌子底下的插座上抽掉连带着转换器一股脑儿都给扔到供休息上铺。
“Yes!!”爬上床的女孩子想个笨蛋一样小声的欢呼,倚在一旁的墙边上的大男孩都不知道她在欢呼什么。
溜过了兄弟的催促?逃掉了父母的疑问?可是她明天还是会困啊。目睹了女孩再次为了上厕所和给充电宝接上电源而嘀嘀咕咕的爬下床,又拧开水龙头折腾了一通睡前的洗漱的全过程的药研藤四郎觉得脑壳疼——已经三点半了。
“远征……确认,锻刀……确认,”全然不知自己近侍正蹲在自己床头横栏上面无表情的看着她的女孩又双叒叕点开了游戏确认队伍活动,“大家也都去睡了……好的”“杵子太厉害了吧每次都给我带大个儿的小判箱……发横财了”“药研好贼诶净在高经验点抢誉”“一期哥你非要我求你才搓金刀装吗金投石都是你弟弟用诶”一类自言自语的话自然也一个不落的进了面无表情的男孩的耳朵。

如果大将看得到他的话,应该就不会这么嚣张了吧?他如此想着,抬手轻抚终于舍得合上眼睛睡觉的女孩的额发。
……不过换个思路可能会被赶出去也说不定。
他抬头瞟了一眼隔壁与对面的双层床上睡的正香的她的舍友。
她现在看不见他,就像她根本不知道其实她的床头架除了她晾着的内衣裤还挂着一套沉重的护甲,衣柜里其实也有着一套叠得工工整整的绀色制服一样。

她喜欢药研,很喜欢。
她喜欢着他的可靠,喜欢着他的强大。因为她自己一点也不靠谱,还总是让别人担心。她唯一靠谱的可能就是打游戏的时候是个很肝的审神者,一天能飚几百战的神奇存在——明明是个连作业都经常卡死线的人,却能把游戏的日课一个不留认认真真的完成。
她不知道,她的喜欢变成了强大的执念,让药研藤四郎真的来到了她的身边,把原本只是因为兴趣而购买的木刀“药研藤四郎”真的成了她的护身刀,他也变成了附在御守上默默保护着她的守护神。
荒谬而神奇的,他就这么来到了这个不靠谱的她的身边。




其实感觉这个更适合画出来但是我技术太差画不出感觉🔫
以及小姑娘一觉睡醒发现自己的凳子上坐着个自己熟悉的不行的穿着白大褂的大男孩在睡觉会很刺激【你妈】

这位审神者其实是按照自己的现状写的,和另外一个打算写在系列中的审神者不是一个人……结果没想到那个卡了这个先发出来转换思绪用了【…】
其实我觉得真按我现在的德行写药哥得气的胃穿孔【呸】
嘛……虽然感觉都是成年人了感冒药剂量还吃错最后导致将近一礼拜都在犯困,换谁都得气的胃穿孔,太丢人了退群吧【…】
卡文和卡设计作业都太痛苦了……想要药研哥的抱抱【做梦】
想睡觉【…】

评论(2)
热度(9)